猪妖的法宝万道金莲收去了仙界众仙的法宝,这宝物闪着金光似一朵金花一般让天上的仙人惊慌起来。四大天王的宝贝瞬间消失,李天王的宝塔也进了他的法宝里。哪吒也被他打伤,吓得天兵逃至天宫之中。

猪妖的狂笑声是天界仙人和人间的悲哀,这无天可算是解了心中的怒气,也随着他在魔界大笑起来。听到师兄说这到里,屋里的人顿时大怒起来。“这还有王法么?一个猪妖都这么猖狂,人间不得毁到他的手里呀!”屋里的黄警官顿时大怒起来。

“唉,黄义士,你别着急呀!这妖孽做了坏事,必定要受到天谴的。听我慢慢道来,莫急,莫急。”师兄一边说着,一边讲起以后的事。屋里的人都睁大眼睛听着师兄讲起了以后的事。

“孽障你不要猖狂,一定会有降住你的!”李天王一边说着,一边拿着宝剑带着众兵向着天宫逃去。天宫可是一片辉煌,一片仙乐响起。玉帝老爷坐在天宫的宝坐上挼着黑色胡须看着仙女的舞蹈,等待着天兵胜利的消息。

“报!启禀陛下,李天王等人回到宫中至南天门......”守门将的话没说完只见玉帝,兴奋的大呼道:“快快宣李天王见朕!”不时李天王带着一脸沉重的样子来到了玉帝的面前。“李卿家,为何这般模样儿?”玉帝看着他的脸顿时迷茫起来。

“臣启陛下,只因那妖孽法力高深,臣等无能收服那妖孽......”“你!”玉帝听到李天王的话,顿时无语,指着他迷茫起来。“李靖,那是什么妖怪为何这般厉害?”玉帝的脸突然变了,变得凶恶起来。

“启陛下,这妖孽乃是上古时候的猪妖,是无天的心腹之一......”“无天的心腹,那无天手下的妖将数不胜数。法力高强的妖将可是深藏不露呀!”玉帝深知无天的仔细,说完倒吸一口凉气。

正在说话间,一声巨响。南天门的柱子被打得粉碎,砸碎的柱子落到了天宫里面。玉帝与众神将大惊,一声惨叫南天门的守将倒在了地上,惊慌的望着面前的这个妖将猪得光。“大胆孽障,天庭之上容你等放肆!”一大将身披金钾拿着宝剑走了过来。

这大将,身材魁梧体形彪悍。黝黑的脸,一挼漆黑的胡子搭在胸前。他的双眼烔烔有神,恶狠狠的看着面前的猪妖。“呵呵呵呵,窦荣你有何能力来教训于我?你虽为武曲星君,但你的法力却比不上我的一个手指头......”猪妖的话让窦荣顿时大怒起来。

“大胆妖孽!你敢羞辱于我,真是打死!吃我一剑!”只见窦荣拿起手中剑向着这个狂妄的猪妖砍来。这猪妖乃是上古妖将,武曲星君岂是他的对手?只见窦荣与他交战十几个回合,便被他打倒在地。

“呵呵呵呵,窦荣你真是自不量力。今天我便带你回去交由魔尊处置!”只见这妖将猪得光一边说着,一边从怀里取出一物,放着光华,只听他一声大叫,瞬间失去了踪影。天庭众仙大惊,“快保护陛下!”李天王大叫着,用身子挡在了玉帝的面前。

“呵呵呵呵,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。你们是逃不出我的手里的,用不了多久,魔尊便是三界的天帝,我就会取代你的地位!”他一边说着,一边拿着手中的神斧向地面砸来。天庭被这神斧砸到晃了三晃,人间地震山摇,灾难来临。

“孽障休要狂妄,看打!”哪吒大声怒叫着,祭起乾坤圈儿向着妖将猪得光打来。“呵呵呵呵,小小乾坤圈儿岂能伤我?”只见猪妖笑着从怀里拿出那支万道金莲,那宝物闪着金光,哪吒的乾坤圈顿时不见踪影。

天宫大乱,群兵无首开始惊慌站在玉帝的面前。每个人都拿着枪拿着刀恶狠狠的对着妖将猪得光。“呵呵章友仁,今日我要带你回魔界见魔尊,明日我就是这里的玉帝!”猪妖一边说着,将怀里的宝物拿了出来。

“妖孽休要狂妄,我来也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,带着一股仙风来至天宫面前。这风声似疾速一般,一股五彩亮光向着猪得光的脸上打来。“呵呵呵呵,贱人,你也伤我,看我来收你的宝。”那五彩色光将至他的面前,他取出万道金莲欲收这五色光,可这五色光并非仙家宝物,他的宝物收不得。

一声巨响,一道金光他手中的万道金莲被五色光打成两截儿。花朵与花枝分开,那花朵落在了地上。天庭众将的武器全部掉在了地上。“贱人你用的是何宝物,为何能破我宝?今日是你找死看打!”妖将猪得光拿起手中神斧向着他砍来。

这女子便是天上的**星邓禅玉,只见她长得花容月貌,一双杏核眼。手拿一口宝剑来迎这妖将猪得光,二人打在一起,天庭开始颤抖起来。李天王和众神拿起自己的宝贝与这妖将打在了一起。

一人难挡多敌,单虎难抵群狼。这妖将纵是万年修身怎么能抵过这些人?李天王祭起三十三层宝塔来烧他,四大天王祭起他们的法宝来打他。群仙各显神能,大战妖将猪得光。此时恼了哪吒,哪吒大叫着祭起乾坤圈向着他打来。

“嘚!孽障看打,吃我一圈!”只见哪吒说着举起乾坤圈儿向着他打来。他躲过了哪吒的乾坤圈,一道五色光向着他打来。打得他忙前不顾后,一道五色光打在他的脸上。他打得惨叫声带着猪嚎的四脚声,向着天宫外而去。

“章友仁,我还会回来的,等我回来时就是天庭毁灭之时!”猪得光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伸进了怀里取出了丹药,敷上之后片刻全愈。他望着天庭大声的狂笑着,从怀里拿出了一物,这物放着红色光芒。

猪妖手中的东西名叫**番,是唤醒天地之间妖物的宝物。只要他将此番插在地上,念动咒语,就会引来魔界的妖物。这宝物不要说是无天,就是那幽明山的关奇也得听命于他。天上的七十二星宿也要听从这番。

这**番本是大禹智斗海里恶龙时的一面将旗,只因妖将死后他的魂魄附在了旗上。因这妖将名叫陆合,故此叫**番。成汤伐桀时,太师被成汤打得大败损失惨重,逃回山中曾想拨出此番,被通天道人拦住天庭才躲过一刧。而今天这妖将却拿来此番,对着天庭方向大笑起来。

“呜呼哀哉,魔界各位圣主们。天庭仙人视我魔界为奴隶,欺我无能。今日本将在此遇难,望各位圣主老爷帮我猪得光对抗天庭,猪某感激不尽......”他的话没说完,只见天上刮起一阵妖风。

“呜呼.......嘿嘿.......哈哈......”一声妖怪的笑声在天空中响起,天空开始变得昏暗起来。地阵阵黑烟和骷髅头来至他的面前。一个个绿色的火球在天空中飞着,仙山上的天空瞬间变得恐慌可怕起来。

“哈哈哈哈,章友仁,我不想灭你,这是你自找的!李靖,哪吒,你们的天日到了!”他一边笔着,一边摇起了手中的**番。一阵阵妖风向着天庭而去,而天庭那边响起了降妖雷,那些妖魔吓得又退了出回来。

“咦,这是何缘故?是何人在此捣乱,魔尊的旨意你敢阻挡?快快退去,饶尔不死!”他的话刚说完,只听一人对着大笑起来说道:“呵呵呵呵,你饶我不死,你有何能?”这个的声音十人苍老,让猪得光开始惊慌起来。

“你是何人?”猪得光一边惊慌的问着,一边四处寻找着。只见一道风声盘旋着来到他的面前,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白须白发的道人。这道人穿着橙色的道袍儿,手里拿着一把甩子,背着一口宝剑和个葫芦站在他的面前。

“呵,我以为谁呢?原来是一个老道呀!”猪得光的话刚说完只见这个道人身边的童子对着他大怒的叫了起来。“大胆妖孽,休得无礼!见了老君还不下跪!”妖将猪得光听了童子的话,大笑起来。

“呵呵呵呵,太上老君,你纵是天上的达摩祖师也奈何不了我。老道,我且放你条生路,别坏我好事,快快退回去。”老君深知他是修行万的妖将,只是对着他笑了笑说道:“将军即是修行于万年,可知天道?天道可让你的寿命长智短,若想帮命不能逆天。”老君的话没说完,猪妖便愤怒起来。

“大胆泼道,我好言劝你,你却说我不懂天道,真是找打。别走,吃我一斧!”猪得光说着拿起手中斧向着老君劈来。老君也是天地上古正神之一,岂有怕他之理?二人在这仙山上打斗起来。

太上老君和他的法力相当,二人打斗了四五十个回合,未分胜负。只见老君口中念出口诀,大叫一声“疾!”瞬间从猪得光的后面跳出一个人来,对着猪叫道:“妖孽,吃我一剑!”一道剑光向着猪得光砍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