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小宁见这伏龙派的三个弟子有礼有节,也不计较什么,让他们以后管好蛇宠,不要再吓到百姓,之后便和剑客回酒摊喝酒了。

剑客名叫龙辕风,是一名剑道散修,无家无业,无牵无挂,一心唯有剑道,仗剑江湖,以此来磨砺剑道。

他最大的理想,便是将来有朝一日,能前往天下剑道第一高峰的剑宗,去学习剑道。

虽然他这个理想根本就不可能实现,但也不影响其说起这个理想时,眼中意气风发,神采飞扬。曹小宁对此也不说什么,只是敬他一杯酒,祝他早日如愿以偿。

人有梦想,终究是一件幸事。

曹小宁和龙辕风饮着酒,而那三名伏龙派的弟子也来到酒摊,向那些受了惊吓的人一一赔罪,即便许多酒客都是普通凡人,可三人却丝毫没有架子,态度十分诚恳。

曹小宁看在眼里,仅凭这一点,他就能知晓这个伏龙派应当不凡。

不是说实力了不起,这三个伏龙派弟子修为最高也才炼气七层,他们伏龙派掌门也最多就是筑基,应该和当初的凌云宗一样,只是个小门小派。

曹小宁觉得了不起,是因为他们为人处事,没有一点倨傲,更别说恃强凌弱了,比那些学了点本事,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、着急把自己和凡人撇清关系的修者,强不知多少倍。以小见大,可见他们背后的伏龙派定是门风清正。

曹小宁欣赏他们,于是便邀请他们三人一起饮酒,三人也没有推辞,命三条蛇灵等候原地,和曹小宁龙辕风二人饮酒相聊。

两外两个伏派弟子,都是张良的师兄,一个叫徐平,一个叫冯墨。他们此行主要是陪张良这个小师弟外出历练,却不曾想惹出这场祸事,所幸没有酿出恶果,不然回去后定会被他们师父惩罚。

曹小宁也从两人口中了解到了伏龙派的一些情况。

伏龙派,名字虽为伏龙,却不是真的那么回事,而是以驭蛇为主的一个驭兽门派。门下弟子专修驭兽之法,可与野禽妖兽沟通,伏为己用,增强自己的实力。

伏龙派的弟子们也经常下山,历练的同时,替周边百姓解决妖患,在风菱府当地口碑极佳。

伏龙山距离此地不远,和曹小宁越聊越投机的徐平三师弟,邀请两人前往伏龙山一观,曹小宁正好顺路,也就没有拒绝,喝完酒后,在徐平三人的坚持下,分别坐在两条巨蟒的头上,前往伏龙山。

……

……

就在曹小宁三人动身前往伏龙山时。

一名少年站在伏龙山下,背着手,抬头望着刻有‘伏龙派’三个大字的牌坊。

他一袭黑衣,长发飘飘,模样俊逸,额头长有两只微微凸起的角。

一股股冷意,从少年身上弥漫开来,周围温度越来越低,牌楼很快覆上了一层冰霜,不多时,便冻上一层厚厚的寒冰。

随后,少年眼神一凛,砰的一声,这座牌楼炸散开来,化为碎冰齑粉飘在空中,仿佛下雪一般。

少年迈入风雪,登上伏龙山。

上山途中,他先是在山道上遇到一名下山的伏龙派弟子,后者问道:“足下是何人?”

少年没有说话,只是伸出一根手指,却见他的手指化为一根巨大的黑色利爪,瞬间洞穿这名伏龙派弟子的胸膛,而后轻轻一甩,将对方甩下山去。

少年手指恢复正常,重新背起手,继续登山。

从头到尾,他连一眼都没看那名伏龙派弟子。

仿佛碾死了一只蝼蚁。

……

曹小宁坐在巨蟒头上,在林间穿梭,他玩兴大发,和龙辕风比赛,看谁跑得快,玩得不亦乐乎。

他坐下的那条巨蟒,就是他刚才差点一拳打死的那条,故而巨蟒对曹小宁心生恐惧,即便曹小宁不懂驭兽之道,可巨蟒仍然小心翼翼,竭力奔行,生怕惹曹小宁不快,所以龙辕风根本跑不过他。

一路上,曹小宁还从徐平师兄弟们口中了解到,伏龙山中,灵宠各种各样,有狮虎牛马,大象麋鹿,各类奇珍异兽,可谓应有尽有。徐平师兄弟们几人说说笑笑,还说等到了伏龙山后,要送他们一人一只灵宠。

可一个时辰后,当他们来到伏龙山下时,以往生机盎然的伏龙山,却已是一片血海。

山上,无数灵宠,和伏龙派的弟子们一起,倒在血泊之中,有的被利爪抓爆脑袋,有的身首分离,还有的粉身碎骨,尸体横陈,惨烈无比。

伏龙派掌门何伏,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此时亦躺在血泊之中,腹部穿了一个大洞,早已气绝身亡。何伏死不瞑目,他一向与人为善,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尊杀神,竟惹来灭宗之灾难。

在何伏的脑袋上,踩着一只锦靴,锦靴的主人正是那名头上长角的少年,此时他身处尸山血海,却在无比认真地翻看一本名册,上面记载了所有伏龙派弟子的名字。

他认真地数了一遍,而后自语道:“还有三个。”

还有三个伏龙派弟子要杀。

他扔掉名册,而后气息一放,一股冷意彻骨的寒气透体而出,四处弥漫。很快,所有尸首都被冻住,成为一座座冰雕,山顶俨然成为一片冰封之地。

而随着少年重重跺地,冰雕四分五裂,所有尸首化为冰屑粉末,尸骨无存。

虽然他没现出真身,可刚才毕竟用了爪了子,为了掩人耳目,防止被查出来,他必须毁尸灭迹,毕竟他族和人族,表面上还是很有好的。

其实他本可以直接把整座山冰封住,不用费时费力动手杀人,弄得血腥无比。可没办法,他最喜欢的就是血腥味,以及杀戮的快感。而在这种荒山野岭,他也不用伪装,可以完全释放自己的天性。

少年看了眼四周,露出微笑,而后走下山去。

何伏在死前曾问这名少年,为何要下如此杀手,少年没有回答,因为他觉得何伏没有和他说话的资格,能死在他手下,都已是何伏的荣幸。

而他之所以痛下杀手,原因很简单,便是‘伏龙派’这三个字。

一个小小的驭兽宗门,竟敢以‘伏龙’为名,所以他才要灭伏龙派全宗。

无论是人还是兽,一个不留。

他敖天做事,就是这样。